得到Brian的协助,中文版本得以继续连载.万分感激Brian!!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這一吻就像從未發生過,Jessica想。

她站在Jeremy的房間。 他的房間並沒有多大的變化 – 除了書架裏面增加的書,和玻璃櫃里新添的獎杯 – 當然,哈佛的畢業證書已掛在牆上了。

Jeremy俯身躺在床上,把Jess的電腦放在身前。他們一起在瀏覽著她在香港的相片。其實他想看她所有的相片,但Jess與他約定只能看去年的。五年的相片實在太多了。

Jeremy有些好奇-想要看Jess在香港是怎樣生活的,也试图在尋找著任何男朋友的痕跡。需要知道我要與誰竞爭,Jeremy想。像Jessica這樣漂亮的女孩不會沒有傾慕者。當他們在一起時,他見過男孩子是如何看著她,以及她對這些愛慕眼神的無視。

「所以你在投資銀行已經工作了一年了?」Jeremy一邊問,一邊滾動著電腦裏面的相片。Jess坐到了他身後的床上。

「是的,做一個分析員。我最後一個學期在那裡實習,然後他們留下了我。」

「他們當然會留下你,」Jeremy笑著說,「你这麽的聰明。」

「別逗了,Jer,」她知道Jeremy眼中她的世界,但是他也許不知道她為了向公司證明自己的能力,付出了多麼大的努力。

做得好,笨蛋,他在罵自己。他坐起來所以能夠看著她。

「我沒有開玩笑。你是我見過的最聰明,最有決心,最努力的人之一。」

「謝謝,」她微笑了,感到煩惱離開了。

Jeremy抬起了她的下巴看著她。他看得如此的專注,拇指輕撫過她的下唇。她现在待在自己的房間,自己的床上,讓Jeremy感到夢想成真。这情景從他們在Pali高中的football看臺親吻后他每晚都會夢到。

Jess感到Jeremy看著她的眼神讓她感到不安-就像要洞察她的心靈。當他認真的時候,眼神非常深邃-就像現在這樣。她感到臉頰溫熱起來。他又要吻我了,她想,感到有懸念而又擔心。

但是Jeremy沒有吻她。他放下了手臂,深吸一口氣,說道:「這個男孩是誰?」指著電腦中的一張相片。

Jess感到困惑而又奇怪地失望。她轉念看著Jeremy說的-一個男孩,深色頭髮,淺色皮膚,在一個群體相片中站在Jess身後。這個男孩的手臂放在她的肩上,讓Jeremy嫉妒。

「嗯。。。」Jessica還在從那個馬上要親吻的經歷中恢復,

「那是Andrew。」

「你男朋友,」Jeremy刺激著她,他心里盼望著:說不。

然後他們聽到了廳堂的聲音。敲門聲讓Jeremy的目光從Jessica身上移開。

「Jer,」他們聽到Joseph的聲音。

「在,」Jeremy說。

Joseph走了進來。

「嗨,Jonnie,」Jeremy跟Jessica的弟弟Jonathan打招呼-他跟著Joseph一起進到房間。

「Hey,你願意下樓,幫助我在《現代戰爭》里打敗Joseph嗎?」Jonnie微笑著問。

「帶他一起吧,」Joseph就說了這些,大笑著。

「我這裡完事了就去,」Jeremy笑著回答。

Jonnie看起來滿意,朝Joseph點點頭說「我們去準備吧,Joe。」

他們走出去的時候,Jonnie回頭看著他倆。「我們把這個門開著,好吧?」他微笑著說-讓Joseph也笑了起來。

Jessica和Jeremy互相看著,也爆笑了起來。

「你弟弟很有趣,」Jeremy搖著頭。

「是的,他就是那樣。我離開他那麼遠對他來說很難,」Jess笑了。

他們安靜地坐了一會。

「所以,那個男朋友。。。」Jeremy刺激著她。

「不!」Jess大笑。「他曾是-現在是-一個同事。恩,當我實習的時候他是個新員工。」

她在逃避著-Jeremy感覺到了。她並沒有告訴他全部。他看起來挺有富二代的感觉,Jeremy想。是的,我有點小氣了,他告訴自己,但是他不喜歡Andrew的樣子。

「其實他來自L.A.,」Jessica告訴他。「我離開的時候他還在香港。」

Jeremy鬆開了他自己都不知道的,懸著的一口氣。所以,他不在附近。

他笑了,繼續瀏覽其他相片,偶爾問著問題。

Jessica的思緒在其他地方-Andrew。 她喜歡他-在她實習期間真的迷戀他。他是一個聰明的男孩,來自賓州大學:有風度,穿著優雅, 有禮貌,友好,並且是那裡唯一比她高的男孩。儘管有調情-這在她第一年銀行的工作中進展不錯-他們仍然沒有跨越同事的關係。也許我們可以更近一步,但是如果我決定離開公司就太晚了,她想。

***

Joseph對洗車抱怨著。Jonnie也过来要幫助他們洗車。

Jeremy無視著Joseph,他一心想著要把家務做完,然後就可以帶Jess去Rincoada Park的一個戶外音樂會。他太專注了,以至於差點錯過路上開過來的保時捷。

「看那個,親。」Joseph驚呼。原来彎着腰洗著車輪的Jonnie一下子伸直站了起來。「我們不知道誰有那樣一輛車。」他回應。

Jeremy看到一個深色頭髮的男人走了出來,四處看著并注意到他們。他給男孩們輕點了一下頭,然後轉頭看著Jessica父母的房子。他帶著深色太陽鏡,但Jeremy認出了他-Andrew。

他感覺好像肚子被人重重打了一拳。

Joseph和Jonathan開始討論那保時捷。Jeremy基本沒有在聽。各種各樣的想法在他腦中嗡嗡作響。

Andrew來這裡了-他不是應該在香港的吗!是的,他真的看起來有地位-又很有錢,擁有那樣一輛車。有錢,長相不差,在i-bank工作的话,學歷照道理也很高。他特意到Palo Alto來看她,不會僅僅是一個同事吧。

所以你現在要做什麽,Jeremy?

他看著房子,希望能看到,聽到裏面發生了什麽。

「Hey, Jer!」Joseph大喊,讓Jeremy顫了一下。「你要把車漆擦掉了。」

Jeremy顯然擦洗同一個位置太長時間了。他忽略了他弟弟給他的目光,靜靜地繼續手中的活。

從另一個方面說,我瞭解Jess。我知道什麽讓她開心,生氣。當她感到難過,我只要看著她眼睛就知道。我注視著她就可以讓她大笑。

認識她兩年,同我和Jess之間擁有的跟本不值一提,他們在公司以外看起來並不互相熟知,Jeremy整理着思緒。她可以說是我們家的一部份,她的父母喜歡并信任我。

Jeremy的目光不斷掃過路對面的房子。

好像是不是过了一个世纪之後,Jess和Andrew终于出來了。她走向他的車。Jeremy扔下了手中的海綿,在短褲上擦乾雙手,決定向他們走過去。

「我們活還沒干完呢。」Joseph回應。他和Jonnie看著Jeremy向Jess和那個男人走過去。

要酷一點,Jeremy,他告訴自己。絕對不要讓Jess或是自己尷尬。他永遠不會比你更瞭解她。

他記得Jessica如何在跟他结伴时對他大笑,也記得那天晚 上在Pali高中看臺,她是如何抱著他。Andrew永遠也不會和她有那樣的聯繫。意識到這點,讓他伸直了肩膀,充滿了自信。

哦,不要現在,Jeremy,這是Jessica看到Jeremy走向Andrew和她時的一個想法。

Jeremy在接近他們時臉上挂着微笑。「好車,」他說,并伸出了他的手,Andrew跟他握手。他幾乎跟Jeremy一樣高。

「我是Jeremy;你一定是Andrew。Jess和我昨天一起瀏覽了她在i-bank第一年的照片。」

「哦,我希望她對我有好的評價,」他笑著說。

Jeremy沒有回答。他看著Jessica,她正對他報以微笑。

「他在金州勇士隊打球,」她說。

「哦,你是一個籃球員,」Andrew说道。Jeremy不喜歡他的語調。他正要說什麽,被Jess打斷了。

「他不喜歡跟人吹噓這個,但是Jeremy是哈佛經濟學畢業的。」

Jeremy加大了他的笑容。「你今晚想跟我去Rinconada的一個戶外音樂會嗎,Jess?」

她微笑著,「當然。我预备一個野餐籃,我們到那裡吃晚餐如何?」

「就這么定了。」Jeremy同意了。

Andrew清了清喉嚨。Jessica轉向他,她察覺到他對於被忽視显得有些不舒服。

「所以今晚約你出去吃飯是不可能了,」Andrew說。「那明天晚上怎麼樣,Jessica?」

Jess凝視著這兩個同時看著她的大男人。他們姿態如同鏡像,但看起來很不同:一個穿著一件藍色篮球T恤,籃球短褲,Nike拖鞋,另一個穿著淺藍色襯衫,緊身牛仔褲與棕色皮鞋。Jeremy露在外面的胳膊和腿上的肌肉讓他看起來比瘦瘦的Andrew要壮好多。

這是第一次,Jess想。身處這種情況实在難以想像,Jeremy和Andrew同时向她提出約會。但是她在跟Jeremy約會嗎?他們之間親密的時光依然讓她困惑。

Andrew最後約她出去讓她感到暈眩。她對他迷戀了一年多,但爲什麽是現在才约她?

Jessica不再想這些,決定享受现在這種注意。

「我明天沒有任何計劃。」她接受了。

Andrew湊近了要給她一個輕吻,Jess轉過頭去,所以那個吻落到了她的臉頰上,而不是嘴唇,她的目光落到了Jeremy面上,看到他咬牙切齿。

「明天下午5點來接你,Jessica?」Andrew問,他坐到了車上。

「我會準備好的,」Jess回答。

Jess和Jeremy在保時捷開走後一起站了良久。

她最終打破沉默,問到「我們要去多早才能在公園裡有個好位置?」

「我5點鐘會敲你的門。」Jeremy回答。

他低下頭親吻她,愜意享受著她的雙唇。Jessica沒有准备这个吻突然的到來,並且她驚訝于Jeremy非常擅長這個。當他走時,他簡單地說「這是個約會。」

這個Jeremy感覺不一樣了,Jess心想,看著他走回兄弟們那裡。

Jeremy穿過馬路時露出了大大的微笑。當他聽到一個大聲的「啊哈」他抬頭看Jonnie和Joseph站在那裡,完全放棄了洗車。

Jeremy忘記了他們在那裡。他感到臉頰變熱。但是男孩們的笑容會傳染,所以他只是摇著頭跟他們一起笑著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