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ags

, , , , , , , , ,


Jeremy把車駛進In-N-out Burger的停車場,「我從來沒想過我會這樣惦念著它。」Jessica跟Jeremy說。

她回到家的第一天她的父母便邀請了Jeremy及他父母和弟弟到家吃晚飯,但之後的每一晚他們二人都是到外面吃的。他們已經吃過Panda Express和The Boiling Crab。今晚的則是In-N-Out。Jeremy已經在談下個目標Fuki Suki House和Homma。

Jess很喜歡香港的菜式,特別是她和嫲嫲一起下廚所做的住家菜。不過她也真的懷念Bay Area其他種類的美食,In-N-Out就是個好例子,跟Jeremy一樣,這是她最喜歡的漢堡店。

他們在排隊時Jeremy問:「跟祖父母一塊住不會阻礙讀書嗎?」

「我超喜歡跟他們住。」Jess很老實的回答。「你記得爺爺和嫲嫲嗎?」Jeremy點點頭,Jeremy記得他們以前到過這裡探望Jessica一家。「從小我一直都沒怎樣跟他們一起啊。」

「那麼妳的社交生活圈子怎樣了?」

她清脆的笑著,Jeremy注意到在In-N-Out有些男人注視著她。

「功課太忙了啊。我從來都像你一樣是黏着家的孩子啊。除非你的勇士隊隊友已經教了你怎樣享受派對啊…」

Jeremy搖搖頭:「我的生命只有籃球啊,好可憐的。」

「在哈佛你不是有女朋友嗎。」 Jess記起。

「維持不了,」 Jeremy說:「我們做回朋友。妳呢?」

「對我來說,不是很多人夠高大啊。」她笑了。「哎呀,這聽起來好像很刻薄,我想說其實是我太高了吧。」

「我覺得你的身高很棒啊。」Jeremy告訴她。

她笑了:「是啊,因為你是一棵杉樹哦。」

「小姐。」有人打斷他們的談話,是收銀機後的男職員。

「我想要一個漢堡,薯條和草莓奶昔。」她說。她還沒來得及問什麼Jeremy要甚麼,那男職員已經在告訴她如果她現在成為In-N-Out Burger的會員,定期會收到餐館折扣的郵件。

拜托,Jeremy心想,會員?如果他要她的電話號碼,他就直接的問吧。

Jeremy把手臂擱在Jess的肩膀上打斷男職員說:「而我就想要一個3×3漢堡,大薯條和一杯雪碧。」男職員看著他,像是喃喃自語的說:「哦,對不起。」

Jess微笑說:「我沒有興趣成為In-N-Out Burger的會員,所以不用了,謝謝你。」

僱員臉紅的回答說:「妳和妳男友點了的食物會在幾分鐘內準備好。」

Jess正想說:「但他不是……」然後看看Jeremy,發現這個儍瓜的臉上白癡一樣的笑容,好像很享受的樣子。

她揚起她的眉毛看著他,Jermey在她的眼睛可以看到有人快要爆發了。哎呀,他心想,這下糟了。在等待被責備時,Jess只是把她的手臂彎過Jeremy的腰,轉身站在他的面前,踮起腳尖在他耳邊,「我已經不是小女孩了。」她低聲說,她的呼吸令Jeremy一陣瘙癢,直送到他的背部。

Jeremy突然意識到,她的身體是如何緊密地貼著他,薰衣草的香味飄逸在他四週。他說不出話來。他從未想過,Jess,他的朋友Jess會令他有這樣的感覺。

當她退回原本那適當的距離時,Jeremy緩緩放下他的手臂。

「對不起。」Jeremy低聲說,但其實他自己也不太明白為甚麼要道歉。

她微微一笑了一下,Jeremy終於可以再次呼吸了。 

***

Jeremy很努力不去看她伸展在看台上的雙腿,但這真的是很難。

晚飯後他們從超市買了一盒雪糕,然後決定以駕車四處盪。這下他們竟來了Palo Alto高中。

在In-N-Out吃飯時他已不停地告訴自己,你不應該對她著迷的,但他卻控制不了。Jessica不是醜,Jeremy承認,應該說她其實很美麗。她聰穎地從不炫耀自己的外表。她很有趣,亦聰明伶俐。如果想深一層,她其實擁有了很多他覺得有吸引力的女孩身上會擁有的特質。

但她不是其他的女孩,她是Jess,Jeremy在怪責自己的想法。

在俯瞰足球場的看台上,他們坐著看著本地隊在訓練。他們安靜地輪流用同一隻匙,一人一口吃著雪糕,在溫和的靜止的空氣中,享受著剩餘的日落。

「我好懷念這樣啊。」Jessica說。 「在半山,總是有一點嗡嗡聲在空氣中,不是噪音,但就是不能靜下來的感覺。」

Jeremy問:「當時要把這些都放下,離開這裡到香港會不會很辛苦?」其實在他心裡想問的是,當時要離開我會不會很辛苦?

「我最想念我的朋友。」Jess回答,微笑地看著Jeremy。「 我最想念我最好的朋友。」

她的說話令Jeremy感到高興,這樣已經夠好。

Jessica盯著他,注意到的一點東西。

「發生了什麼事啊,你的耳環呢,潮人?」她戲弄著他說。

「嗯,你說那不像是我啊。」Jeremy解釋說。 「還有,我媽說她很高興我會聽妳說的道理。」

Jessica大笑著,她喜歡Jeremy的媽媽像她是自己的媽媽一樣。

「現在的你就是你啊。」她說。不知怎的,這些話聽在Jeremy耳裡有種窩心的感覺。

「你有什麼後悔的事嗎,Jer?」她轉過身來,目不轉睛地看著他的臉。

「哪一方面?」他問。

「就是說,選擇了籃球啊。你可是堂堂哈佛大學經濟學畢業的職業籃球員哦。」她說,她的聲音充滿疑惑。

「這其實有什麼不尋常嗎?」Jeremy說笑著。在他的新秀年,他一直都被問同一條問題太多次了,他已經不再被它困擾。 Jess看著他,等待著他的回應。

Jeremy坐直起來,轉身向著她說:「我現在在做我最喜歡的事。只不過是當時我把學業放在第一位。我亦可以輕而易舉地在史丹福畢業。」

Jessica的笑聲中,他也笑了。 「好吧,我不應該把史丹福跟哈佛比較,但如果我去史丹福大學或任何其他大學,我仍然是會選擇打籃球。」

「要踏上NBA這條路不太容易啊,對嗎?」

「你怎麼知道?你可是在香港啊。」Jeremy驚訝地看著她。

「世上有樣東西叫互聯網。」她說,並試圖避開Jeremy的目光。

「你Google了我嗎?」Jeremy笑了起來。

「嗯,是因為你的電郵都沒有說些什麼啊。」她漲紅了臉試圖解釋說。

「但是你有Google我!」Jeremy沾沾自喜地說,。

「唷,給我閉嘴啊!」

Jeremy靜了下來。他望著在地平線上的建築物。

「有時我想,如果當時史丹福收了我的話,可能會容易一點踏上NBA這條路。但反過來想,可能我的路是注定要這樣走的。」

他的話聽起來很悲傷。Jessica坐近他,她的手輕放在他的臉頰上,她說,「你現在已經在這條路上,已經是一個里程碑啊。」

Jeremy讓她的撫摸緩和自己的悲傷,然後他告訴她他正在擔心的事情。

「Jess,我不知道我可以在這路上多久,」他在耳語地說。 「我認為勇士下個賽季不會留著我。」

「什麼?但是為什麼呢?」Jessica問,Jeremy的悲傷湧進她的心。

「他們是用我去拉攏美籍亞裔的球迷。而且,他們已經擁有他們所需要的控球後衛。」他客觀地說出事實。

黑夜中,他們坐著,這環境還真像是在諷刺Jeremy的心情。她緊緊地擁抱他,希望可以給他一點安慰。當她把她的臉在從Jeremy的懷裡回頭看,她的臉上能感覺到他的氣息。

Jeremy,不可以啊,他在自己的腦內大叫,但這誘惑賽在太難以抵擋。他俯身,他的嘴唇輕輕碰上她的,只是一瞬間。她也許是震驚吧,因為她什麼也沒有說沒有做。

「我們回家吧」Jeremy說。 「你父母會擔心的。」他拉著她的手,領著她走下看台。

「好吧,」她說。Jess真的不知道還能說什麼。 「他們不會擔心的,他們知道我和你在一起。」她細聲地補充說。

Jeremy想,也許他們應該要擔心,因為他知道他要跟自己搏鬥才抑壓得住想繼續吻她的衝動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