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ags

, , , , , , , , ,


剛黎明沒多久 , 她已站在加州父母家的門前 , 調校著她的Ipod。 除了他們二人 , 所有左鄰右里都還在睡。

Jessica回家了 , Jeremy 高興地對著自己笑。 兒時的好友終於在他回家的時候也同一時間回加州了。

Jessica的家就在Jeremy家對面。 Jeremy自有記憶以來,一直到高中以前Jessica跟他就一直黏在一起。Jessica高中選擇了Josh讀的Henry M. Gunn High School,而 Jeremy則選了Palo Alto。

自從五年前的那個夏天,Jeremy離開加州去哈佛唸大學之後,Jeremy就沒有見過 Jessica了。 Jessica比Jeremy少一歲,在Jeremy去了哈佛一年後,Jessica選擇了去香港唸大學,在香港大學主修環球商業管理。
Jeremy希望在Jessica出發前可見她多點,但Jessica父母卻打算跟Jessica的爺爺嫲嫲一起在香港過那個夏季。所以當Jeremy從哈佛回家放第一個暑假時,Jessica已跟他相隔著一個太平洋。

Jessica剛進大學時他們常常通電郵閒話家常,不過後來大家的學業漸漸緊張,同時Jeremy把所有剩下的時間都放在籃球上,但他們都必定記得在對方的生日、聖誕、新年給對方一個電郵。有時從Jessica父母口中,Jeremy會知道Jessica在香港過得很好。可惜的是他們二人的假期從未重疊過,所以就這樣五年連碰都沒機會碰見到。

Jeremy悠然的站在家門前,並不想引起她的注意,但卻定睛的看著Jessica,直至Jeremy的腦海中充滿她的身影。她的頭髮比以前長了,但還是跟他記憶中一樣的黑。作為一個亞洲女孩,五呎七寸應該算挺高的,但怎麼現在看上去好像比從前矮了點。笨蛋,是因為你自己長高了吧。笨蛋—Jeremy心裡笑著,他們小時候,Jessica就是這樣跟Jeremy吵吵嚷嚷的。

Jeremy還記得Jessica以前非常喜歡Josh,有一次Joseph作弄她,大聲嚷「嘩,Jeremy和Jessica坐得真近,快點親!」氣得Jessica快爆炸。想起這些跟好朋友的點滴,Jeremy真的樂透了。

五年很長,亦發生了很多事,我們都長大了。

***********

Jessica嘗試想起以前常常跑的路線,習慣真的會成自然啊,Jessica心想。就算是剛下飛機有時差,由亞洲到北美洲,都阻不了她的晨跑。以前在高中時,Jeremy跟她每天一起跑幾公里,為了各自熱愛的運動操練,Jeremy的是籃球,Jessica的是田徑。

上一次他們一起跑已經是五年前Jeremy出發去哈佛讀書的那一天。自那天起,Jessica便沒有見過Jeremy了,除非把網絡上的影像都算作見到。Jessica有努力地嘗試保持聯絡,但想所有科目都可以拿A+令她有時覺得一天二十四小時都不夠。但Jeremy是她很好的朋友,半個地球的距離並未令她的思念減少。
她看過去對面那所跟自己家幾乎一樣熟悉的房子,想起那些愉快的片段,嘴角自然的向上彎。然後她便看見Jeremy,就站在他家門前,燦爛地笑著看著她,跟從前一樣。
「嘩!」Jessica愉快的一聲,連跑帶跳撲到Jeremy的懷裡。正常情況下,那種撲上去的力度應該可以把其他人撞飛,但Jeremy卻輕鬆地迎接她的熊抱。

Jeremy緊緊地擁著他五年沒見的好友,把臉埋藏在她的頭髮裡,是薰衣草的氣味,清新的她,卻依然是你的好友Jessica。

Jessica感覺到紮實的肌肉,他長大了很多,已不是那個瘦骨嶙峋的小子。她抬頭望著Jeremy,一樣燦爛真摯的笑容,一樣的酒窩,依然是妳的好友Jeremy。

「喂,儍瓜嘉嘉,歡迎回家!」

「這話應是我說的啊,笨蛋Jeremy!」

他們微笑著,專注地看著彼此,窩心溫暖的感覺都反映在對方的眼裡。

「可以了嗎?」Jessica問。

「在等你啊。」Jeremy答。

音樂各自地在他們的耳中播放著,他們則安靜地,旋律一致地跑著。

他們的腦中同樣想著,其實五年並沒有改變他們太多,真的不多。

 

Jump to 緣是你 《二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