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ags

, , , , , , , ,


這沙發真是太小了,Jeremy 心想。不過,要不是Landry 的招待,我便要更早的出門去練習,哥哥的家跟MSG真的有點遠啊。
想起自己的臨時合約快到期了但還沒有機會發揮,昨晚的短短七分鐘又沒有好好把握,Jeremy 不禁長長的嘆了一口氣。到底幾天之後我會在哪?D League?歐洲?甚至是中國?鬱鬰的心與疲憊的身軀在狹小的沙發上終於慢慢的睡著了。

Jeremy一個快步運著球到達籃底正要上籃之際,兩個高他半個頭的金髮球員已追到他跟前,其中一人把Jeremy手上的球狠狠拍走,另一人則乘勢把他推倒,眼中帶有明顯的討厭和鄙視。他整個身被撞飛,天旋地轉後一睜開眼,發現自己已摔倒在Landry家的客廳地上,Landry則驚慌地走出來,這個夢真的太似預言了,Jeremy額上滲著冷汗。
Landry走近Jeremy,伸手給他拉一把,「抱歉,把你吵醒。」
「沒事,我的沙發還真是太小了點。來,睡我的床吧。」
雖然只是一個惡夢,但Jeremy的身還在微微顫抖,那種被流放異鄉的孤獨感,被人用眼神對你說「滾回中國去!」的羞辱,他們肯定連我其實是美國人都不會曉得。所有片段都異常真實,Jeremy此刻極需要揮走那可惡的空盪感。跟Landry同床雖然有點怪,但是Jeremy不想再在那沙發上作同一樣的夢。
呆了兩秒,Jeremy才點點頭。Landry看在眼裡,知道Jeremy剛剛一定是被惡夢嚇儍了,Landry真想給Jeremy一個緊緊的擁抱,再輕吻他那微微滲了汗珠的額。「Landry,好好控制一下自己吧!」他對自己說。
拍拍Jeremy的屁股,就像平常在場上給他打氣一樣,「快睡多一點吧,我們明天的比賽你要大顯神威啊!」
「有機會上場的話我一定會豁出去。」Jeremy回應著Landry亦同時對自己說。

兩個大男人睡同一張床原來也不是想像中那麼怪,可能因為是Landry在旁邊吧,有這個死黨真好,Jeremy心裡慢慢安定下來,那惡夢帶來的感覺也消減了不少。不知不覺Jeremy便沉沉的睡著了。

Landry一直聽著Jeremy的呼吸由之前的緊張短促,到緩慢深長,知道Jeremy終於睡著了才敢偷偷嘆一口氣。透過暗暗的街燈看著Jeremy英俊的側面輪廓,心裡揪了一把,這真是一個折磨啊。Jeremy的睡相實在太可愛了,Landry終於按捺不住,他的唇慢慢靠近Jeremy的臉,輕輕親了一下,Jeremy動也沒動,Landry則暗自歡喜,倒頭便馬上呼呼大睡了。

早上醒來,Landry發現自己比鬧鐘還早,看看Jeremy仍然好夢正酣,溫柔的晨光灑在那孩子氣的臉,這窩心美麗的情景,是只可遠觀,不可褻玩焉?即使如此,Landry已經覺得很快樂。

賽前熱身練習完畢,Landry在更衣室沒看到Jeremy,肯定是在祈禱室吧。Landry輕輕推門進去,看見低頭閉目的Jeremy,便在他旁邊坐下。Jeremy知道是Landry,因為全隊裡只有Landry會跟他一樣喜歡比賽前到這裡來。
「Landry,我真的很擔心啊。說實話,我真的不想再被人當垃圾扔掉。」Jeremy鬱鬱的看著Landry說。
「Jer,來,我們一起祈禱吧。」Landry雙手握著Jeremy雙手,二人低頭,閉上眼。
「主啊,求您賜我們勇氣去面對挫折;賜我們信念去堅持;慈愛的天父,更求您讓我們更堅強地走您為我們所預備的路。我們誠心祈求,奉主耶穌基督之名,阿門。」

Jeremy覺得跟Landry一起祈禱有一種不可思議的效果,胸口那沉重感好像沒有了。

「Jeremy,記住,我會一直在你身邊支持你,不要放棄。」Landry希望Jeremy明白他眼神中所流露的感情。Jeremy笑笑說,「Landry,謝啦,我輕鬆多了,不用擔心。」
Landry的腦袋在想:笨蛋Jeremy,要不是你出動酒窩這招,我現在真的會強吻你啊!

2012年2月4日,Jeremy在紐約麥迪遜花園球場光芒初現。
完埸時,Landry第一個給Jeremy緊緊的擁抱,他和Jeremy一樣高興。

<待續>